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木辛

我的三字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车票 难  

2009-01-20 13:53:08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记者揭露火车票为何一票难求

    铁道部再三宣称,票贩子手中的火车票都是自己或雇人排队在窗口购买的,一个大票贩子手中的火车票少动辄数百张,怎么可能是靠从窗口排队购买的?

    如果都是排队,为什么游子们买不到的,票贩子却能购到那么多张紧俏火车票?道理很简单,那是因为票贩子手中的车票,既不是从车窗排队购买的,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而是道路系统的官老爷给“批”给他们的。

    雇人排队买票再倒卖的“黄牛党”是最没技术含量的,领导们具有调流大量票源的生杀大权,这些票源的去向底层员工根本无法知晓。

    底层铁路员工没必要冒着被开除的风险大肆倒卖火车票牟利。再说,凭借底层员工每人几张十几张的挤占根本不足以供应遍布各地的“黄牛党”们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坐过火车的人都看到过,无论车票有多么紧张的列车上,都存有空余车票。当然,主要是硬卧和软卧。有些人坐火车不靠车票靠条子,“上车找列车长就有卧铺”。

    这是《华西都市报》记者王仁刚写的揭露铁路部门倒卖火车票的文章,发表在他开设在某门户网站的博客后,当即被删。为了声援王仁刚,我特转载此文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被删的内幕全文  

为期40天的春运工作,从2009年元月11日正式启动。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表示,对内外勾结以票谋私的铁路内部人员,一律解除劳动合同。其中规定“售票员当班‘四不准’,即不准代卖代买车票,不准抢票占票,不准带现金手机上岗,不准售票桌内存放个人物品。”中国历来的政策都是好的,关键是在实施过程中,缺乏有力的监督,再好的政策,也会演变成一纸空文。那些还在寒风中,为一张火车票熬更守夜的游子们,怎么也不会想到,真正的车票漏洞,不是令他们切齿痛恨的“黄牛”,而是身处铁路部门内的官老爷,一纸批条,就能帮人搞到很多张紧俏火车票。   作为一张主流媒体的记者,我很负责任地告诉网友们,我与铁路部门打了多年交道。我高中毕业后,因为家里贫穷,曾去福州打过苦工,也因此感受了一票难求的心酸。虽然,我后来又回到老家,用那些血汗钱上完大学,从事了我儿时梦想的职业。但是,这些年来,我每次路过火车站,看到寒风中,那一排排购票的人龙,我的心总是在流血。仿佛,站在我面前的,就是我,或者是我的兄弟姐妹。因此,我不得不说出,这些年来,我所认识的“火车票”。

  随着春运大幕拉开,买火车票又成游子们最想骂娘、票贩子最急着捞钱的季节。今年春运和往年一样,铁路部门对媒体一个劲儿地吹嘘展开了“N”遍蓝盾行动,打击了多少票贩子。为了让游子们理解铁路部门的良苦用心,以便得到民众的支持和理解,铁路部门最常见的方式,就是通过当地各大媒体大肆宣传如何打击票贩子。另外,还还往往借助媒体,称自己多么地的努力,似乎已将来势汹汹的票贩子,拦截在了火车北站外。事实上,这些话让我这样的媒体人,耳朵听出了老茧,但票贩子却越演越烈!

  看到王发言人这段发言,不少游子似乎看到今年回家的希望。当他们赶到火车北站,那丝刚刚升腾起来的希望转瞬间却化作了泪水。“不是说铁路部门加大了打票力度,车站咋个到处都是票贩子?”昨日上午,当家住北京的张小姐赶到成都火车北站,立刻就被活动在车站内外的票贩子缠得头昏脑胀。看到几十米长的一对对人龙,张小姐回家的显得是那么漫长、遥远了!就全世界最大的人口迁徙活动——中国的春运而言,票源骤然紧张百姓可以理解,但票贩子的泛滥却让百姓愤慨。打击票贩子,不能停留在口头上,真正依靠的是行业自律。游子们,也不要一个劲儿地把怨恨,糊里糊涂地撒在票贩子身上。如果票贩子没有了票源,他们又买什么?

  最近,在北京车站售票员打票的视频,在网上一路蹿红。被视频曝光的视频中,那位女售票员正笑吟吟地为旁边一个人打一长串车票,售票员对车窗外的游子们,却视而不见。这段视频曝光后,网友解嘲般地质疑“我们办得好春晚,办得好奥运,却为啥始终办不好春运?”铁道部关于“有效防止内外勾结问题”的办法是:“一是严肃售票纪律,要求售票员当班时严格遵守“四不准”(同上);二是规范退票标准和作业程序,严格执行退票有关规定,对退票过程实施严格监管;三是加大对售票的监控检查力度,及时发现和纠正各种违规售票行为;四是对违反规定的售票人员调离岗位,对以票谋私的人员严厉查处,决不姑息,并追究有关领导的责任。”可以说这些条条框框大都是针对底层售票员的,领导的责任只有连带一项。可面对票贩子如此泛滥、差价如此暴利的现实,我们敢断定,底层售票员绝不是倒卖火车票的主要力量。就其主要原因,是跻身在铁道部的官老爷们。这些年来,在一定程度上,火车票确实成了铁路部门的私产。他们大笔一挥,就能帮人“定”下数十张紧俏车票。我想,被视频曝光的北京车站售票员很无辜,因为她正忠诚地履行服从上级的本职工作,正为她旁边的官老爷出票呢。当她得知自己因此被网友人肉搜索后,她恐怕还会底气十足地说,我履行了一项服从上级的职责,何罪之有?

  既然铁路部门加大了打击票贩子的力度,票贩为啥越来越猖獗?原因太简单了,因为火车票带来巨大的利润太可观了。票贩子手中的火车票哪里来?难道真是请人排队购买的?答案否定的。这些年来,我跑铁路公安处,与铁路警察打了很多次交道,也和铁路警察一道,参与暗访并打击过火车票很多活动。我发现,被铁路警察逮住的大票贩子,他们手中的车票少动辄数百张,难道这些车票都是靠从窗口排队购买的?与成都铁路警察打交道的所有媒体记者们,这些年总是在向铁路警察咨询一个重复的话题:“票贩子手中的那么多的车票,既然不是从车站窗口排队购买的,又是从哪里来的?成都铁路警察对此也很尴尬。我每次报道这样的新闻时,晚上总会多次接到成都铁路公安处宣传科的电话,他们总是在电话中,一个劲儿地劝导我:“千万不要报道车票的来源!”对此,我总是询问一个永不变更的话题,“既然车票不是来自售票大厅窗口,那又是从何处而来,如何向我们读者交代?”宣传部门每次听完我的反问,总是央求我“既然懂得起,就别为难他们了!”。铁路部门对车票把关不严,车票在外高价倒卖自然是件见惯不怪的事。这些年来,我越来越绝对对不起我的读者,因为处于与铁路部门的关系,我一直不敢向读者回答票贩子手中车票的来源。这些年来,我也一直在自责。最后,我唯一地选择是,放弃跑车站口子,本着“眼不见心不烦”。

  人们不会忘记,也永远不会忘记的是,每年春运期间,成都铁路警察在售票窗口一带,增加了不少警力,有时,还在车站售票厅外沿,采用指纹识别库。也就是说,凡是购票者,都得去指纹库前押上自己手印,手印能保留7天。也就是说,要是购票后7天内再购票,就会被指纹库识别并报警。另一方面,春运期间,买张车票谈何容易,如果票贩子与游子们平等购票,为啥游子们买不到的,票贩子却能购到那么多张?那是因为票贩子手中的车票,既不是从车窗排队购买的,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而是官老爷给“批”给他们的。

  熟悉成都火车北站地势的人,都可以去火车北站进站口问讯处附近看看,那里就有一个专门“批发”火车票的部门,什么紧俏车票,到那里都能搞到手。到那里来“批发”火车票的,一次性可以拿到数十张甚至数百张紧俏车票。

  也许,爱好旅游的人都领教过:自成都火车站开通直达西藏列车后,不少人想通过火车一览西藏高原胜景。但是,如果去火车站买车票,能买到的几率几乎为零。去西藏的车票去哪里了?我曾做过调查,按照成都车站规定,成都至西藏的列车是早上出票。但是,当我熬更守夜,第二天第一个排到西藏专售窗口时,还是没有买到车票。售票员说,成都至西藏的车票都卖完了。试问,我排到最前面,我都没买到车票,这些车票又是如何卖完了?售票员不耐烦地要我去问车站领导。到了车站领导办公室,领导又说没空接待采访。自成都直西藏的火车开通后,就没几个普通人买到这列火车车票的。在与西藏票万分吃紧的另一方面,在成都各大旅行社,却随时能拿得去西藏的车票。旅行社一位知情人说,他们的车票,都是通过铁路部门“批”出来的。如果确实要买车票去旅行社,车票虽然能买到,但价格从硬座370多元,飙升到了1000元(卧铺更贵)。旅行社说,他们“批”火车票,也缴纳了“好处费”。不信,大家都可以去试买。

  火车票票是从铁路系统内流出来的毋庸置疑。在稀缺资源被不完全透明配置时,当事人的支配能力往往与权力呈正相关,与行为风险呈负相关。通俗地说,售票员倒卖一张票的能力系数相当于领导倒卖数百张票的能力。但风险一个是下岗,一个顶多是降职。可以想象,底层铁路员工没必要冒着被开除的风险大肆倒卖火车票牟利。他们人微言轻,做不好工作都有可能被扣奖金,可谓有贼心没贼胆。再说,凭借底层员工每人几张十几张的挤占根本不足以供应遍布各地的“黄牛党”们。

  近日,有网友发帖曝光慈溪有售票员扣票,当事部门表态称扣票为预定团体票,但当事售票员因带手机上岗已被辞退。这便是个小印证。领导“批条子”的境况可就截然不同了。据记者了解,雇人排队买票再倒卖的“黄牛党”是最没技术含量的,领导们具有调流大量票源的生杀大权,这些票源的去向底层员工根本无法知晓。此外,有些人坐火车不靠车票靠条子,“上车找列车长就有卧铺”。事实上,记者这几年调查发现,无论车票有多么紧张的列车上,都存有空余车票。当然,主要是硬卧和软卧。

  王勇平说,“不能保证在全国范围内的铁路职工没有一个铁路职工参与倒票。因为往年也发生过极少数的铁路员工参与内外勾结倒卖车票。”仅凭这几个极少数员工能“创造”声势浩大的票贩浪潮?不言自明。

 历来的整治中,管理部门总是习惯杀鸡儆猴,抓小放大,强调行业自律和道德效应,但结果大多是失败。在这方面我们素有教训。尽管在铁道部的新规中没有出现对相关领导的有力监管,不过,大家不用发愁抓不到典型,小员工最后当领导作恶替罪羊的现象并不少见。如果只把整治目标对准铁路底层员工,结果恰恰跑了作孽的大鱼。真正想查票贩子,就要拿出点真精神。很多民间智慧足够监管部门消化一阵子了。比如说,广泛抓捕票贩子层层溯源铲除倒票源头、尽可能提高售票流程透明度、调动各界力量强化监督……当然,呼声最高的是实名制购票。考虑到此举的操作繁琐性,以及春运票源紧张的季节性,管理部门一直将其束之高阁。车票 难 - 木辛 - 木辛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9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